【随笔】可爱的老爸
时间:2017-09-13   来源:浙江职成教网
暑假一开始,我就回到老家,从五妹手里,接过照料老爸的任务。老爸年且九十,人老体衰,自理能力较差,我需要全盘全天地陪他,一起生活将近两个月时间,下面是记录下来的父与子的真实生活。

富阳区富阳学院 京敏

暑假一开始,我就回到老家,从五妹手里,接照料老爸的任务。老爸年且九十,人老体衰,自理能力较差,我需要全盘全天地陪他,一起生活将近两个月时间,下面是记录下来的父与子的真实生活。

酒之伤

老爸血压高,心脏有毛病,不能过量饮酒,规定一天一顿酒,且限制为一口的量。7月9日上午,亲戚来了,吃饭时间,给他喝了一杯酒,睡了一个下午。晚饭时间,饭菜都准备好了,在餐桌坐下,想着他应该拿筷子吃菜了吧,不料他手一伸,话也不说。我问他,要什么。他说,酒啊,我说,没有酒。上午来客拿的酒呢?拿给我喝!口气很不高兴。我说,没有酒了。我是想让他养成一个喝酒习惯,一天一顿。可是,他坚决要酒。不相信我说的话,他整院满屋地去找,先是过廊的西间,他知道西间是上午我放酒的地方。他拿着而不是拄着拐棍,就冲了进去。四个角落全翻一遍,也没找到。从屋里出来,我看到他怒气冲冲,骂声连连,就静静地站在一边,任他骂一通,也不回话。看到没有什么戏,他推着小车,上堂屋里去睡了。

睡了约有十分钟,他还是不放弃,又推着小车出来找酒,这次是到锅屋里去找。铁锅里,柴薪堆,案板下,用他的拐杖通通划拉一遍,没有酒瓶。厨房找不到,就去大门过廊东间,这里是放杂物地方。这次没有推车,只是拄着拐杖,动作很快地走进去,找啊,找啊,还是找不到。他气呼呼地我争辩:我就喝点酒,怎么啦?给我喝一口就算了嘛,干嘛这么逼着我?没有酒,我会死的。我说,没有酒喝。有菜有馍有饭吃,干嘛一定喝酒?你当父亲的,带头喝酒,带头酗酒,我们当儿子的也跟你学。我的孩子,你的孙子也跟着喝酒,一家人全成酒鬼了。你猜,他怎么说,放屁!我不就是喝点酒吗,你讲歪理讲歪理!他说,你回来了,不给我喝酒,只会气我,你走好了,我不用你管。我说,你这样顿顿喝酒,把身体搞坏。我们怎么照顾你?为了你健康,限制你喝酒,你又不领情,一个个姐姐妹妹都被你气得哭了,你难道不知道?他说,你放屁。接着又是一通大骂。我在那里气得浑身发抖,毕竟快九十的人了,我也不想真气他。但是照这样不停要酒喝,对身体确实有伤害,必须改变喝酒习惯。改变,也许对后面我几个亲属有帮助。

他看找也找不到,给我辩论,也不占理,占不了上风,就悻悻地去睡觉了。我知道没有酒,现在的他饭菜是不吃的,以前也有过这样情况。现在不吃饭,半夜饿了,会起床去找馍吃。所以我不担心,就在自己屋里候着他,守候是一种孝顺吧。

说他可笑,有时候确实滑稽。上午喝了半杯白酒,我大哥敬他的。喝完后,大家叙聊了一会,他就床上睡了,近一个小时,一觉醒来,推着小车,嚷嚷着要去量血压,怎么去啊?坐轿车。我大哥说,车子里坐满了人,还下着雨,怎么办,你不能去。以后会来人接你,让二哥量血压。他开始不高兴了,喝了酒,血压本来就高。血压高,还照样喝酒,可笑不可笑?又吃药又喝酒,矛盾。老年人,老小孩,一个问题少年。想当年,父亲年轻的时候是多么有担当,有责任,有能力的一个人!没想到老年,酒折磨得他如此滑稽不堪。

说一口酒不给他喝,是气话,上午给他喝过了,还说不给他喝。到处寻酒,找不到就开骂,饭也不吃就睡了。不料,他又第三次出来找,找遍所有地方。我假装走开,躲在暗处护卫,被蚊子咬得奇痒。第四次找酒,在堂屋西间,骂我死心眼。四次找酒,持续两个多小时,菜放在那里,我俩都没有吃。我的心很硬,像他说的那样。但我暗暗想好,熬过今晚,明天给他喝酒。

院子外面很安静,乡村的夜,一团的漆黑,天空少了亮色。在茂密的杨树覆盖下,村庄的四维八方更加神秘莫测,无名虫子在低低浅唱,夜晚充斥着寂寞和寂静,寂寥得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存在。

早上醒来,已是八点零五分。他又在堂屋找来找去,还是没有收获。我的心还是硬挺着,不能这样妥协!他求我,酒在哪里?给我喝一点。我没有理他,他甩出一句,死眼子,死心眼子,是不是死眼子?  

真没想到,他对酒的渴望是如此强烈,找酒行动是如此的坚定,决绝。我开始怀疑我的行为,我的做法。但是一想到他喝醉了酒,血压升高,大小便乱拉,住院,更多的人来照顾他。我的心释然了。

早餐,父亲吃过饭,睡在床上。我坐在门廊,静静地守着他。陪了他一夜,现在他主动地吃饭,吃菜,不再喝酒。愿望终于达成了。老天保佑,一定会成功的!可怜天下儿女心可怜天下年迈人呀!酒害人不浅啊!

我内心明白,自己是在利用,利用父亲对儿子的依赖和血缘关系,这是血浓于水的亲情,他不会真正的生气,特别的发火,正是基于这一点,我才敢藏他的酒,不让他找到,不致于气大伤身。经过这次藏酒找酒事件,他知难而退,不再问我要酒了。不过,一天一顿酒还是要保证的,毕竟戒酒需要循序渐进。

不知道,这样做是否正确,出发点是对的,于情于理似乎不合。

十点三十分,老爸嚷嚷着肚子发撑。我就说,去拿药,吃了就好。不要拿药,喝口酒就好。他告诉我,并说,这是成熟经验。为了喝酒,他费尽心机。真的难伺候。下午,买药从外面回来,我发现地板上一滩红色东西,一下蒙了。一想到他受伤流血,我惶恐万分。仔细一看,是番茄汁。不喜欢吃,就番茄捏碎,汁液滴在地上,像滩血,可气可笑。

父之乐

老爸有三大本事,我辈不可企及。一是能喝酒。能喝酒证明肠胃承受能力强,每次酒后,即使醉了,第二天照样能吃能喝。第二是夏天喝井凉水。耄耋之年的他喝凉水,从不拉肚疼。第三能吃肉。红烧肉是最爱,吃过之后,不拉肚子。每次回家,总希望给他带红烧肉、狗肉、肉夹馍。有次我忘记带了,他生气骂我,说,不能买肉吃吗?

夏天的傍晚,日落西天,千里垂幕。我独自坐在村头水桥之上,身下是脉脉流水,水面长满了芦苇。晚风吹来,阵阵清爽。远处的蝉声,时强时弱地响起。这个流汗晒人的日子,只有此刻,才让人舒服享受。

小桥承载我儿时的记忆,我清楚地记得,夏天的傍晚,小小年纪的我,脱掉裤叉,一个猛子扎进水里。扑腾扑腾,在水里狗刨,那叫一个爽!半个小时之后,赤裸着身体,爬上桥墩,穿上裤头,在桥上吹风。我一直以为吹晨风、睡晚风、树荫纳凉是夏天最美时光。

回到家里,面对脾气古怪,动不动发火的老爸。我找到了他的“命脉”,他喜欢听评书《杨家将》。这是我安静时想到的。打开手机,我随便播放一段《杨家将》,他都听得那么入神,那么投入,像孩子一样,安静,执迷,饭都忘了吃了。没想到,这一小招让他远离了酒,我找到了应对办法。从此,不再提喝酒,倒是我提醒他,要不要喝口酒。老人啊,要研究,琢磨。

七月十二日,中午吃饭,父子一起听评书《杨家将》,听潘仁美如何陷害杨家将,听杨家将七狼八虎闯幽州,救下宋朝皇帝。他听得很认真,一会儿为潘仁美残害忠良,而拍案鸣不平;一会儿为杨家将遭到陷害,而不满,发火;一会儿为杨家将忠诚报国精神,而赞不绝口。我和他一起猜测故事的发展与结局,爷俩第一次找到了共同话题。我知道,我完全勾起他久远的生活记忆。感谢刘兰芳。

他说要吃“老虎头”,一种油炸面食。晚上,我去村超市,买了一桶食用油和其他的食材。第二天早上,炸了一馍筐“老虎头”。结果,他就吃了一只,就不吃了。原来,昨天还买了番薯和玉米,他吃番薯,津津有味,吃了满满的一碗薯粥,而不再吃“老虎头”了,很失望。我非常期待,他吃过“老虎头”,大加夸赞,好吃!真好吃!可他没有多吃,也没表扬,有点失落,希望中午有更好的反应。

天出奇的热,晚饭吃得我汗如泉涌。安排好家务,告诉老爸我外面散步了。天色漆黑,打开手机电筒,一束白光射出,照亮了村子的小路。从家里出门,出村向东,踏上东大路,往北走,到齐庄,转弯向东,走到朱大王,转折往南走,到大王庄,从大王庄向西到苗洼,从苗洼再往北,再回到我家。绕了整整一个大的圆圈。一路上,多半时间我在快速走路。走路已成为饭后的习惯,暴走之后全身舒服。这样的锻炼汗出了,毒排了,让身体放松,彻底地放松,让脂肪燃烧,熊熊燃烧。更重要的是培养了一个人的意志力。

回到家,已是夜里十点半。我告诉老爸,走了一个大圈,经过外庄里,走过磁铁矿前的公路。他没有说什么,只是催我赶快睡。早上吃饭时候,千叮咛万嘱咐,说,晚上不要出去走路,太害怕。他会担心我,而睡不着觉。他说,夜不办公事。也就是说,晚上出去都是办私活的,会有贼人出没,所以,千万不要在外面走路。晚上走路是我在杭州的一大爱好。一下子改不了。他说,能理解。只是要早回来。他的话暖暖的。父爱,我感到了。

动之美

今天,非常开心,为什么呢?我失踪三十年的口琴,被我找到了。虽然个别簧片有些损伤,音吹不出来,但很知足了。原以为被偷走了,一直怀恨在心。不曾想随意翻找,竟然找到了,真开心啊!那是上师范买的口琴,还没怎么吹,拿回家,就找不到了,与我重逢,真是缘分,音乐从此陪伴着我。

早饭后,老爸嚷嚷,让我去买种子,南院一直空着。买玉米种,他要自己种下去。作为庄稼人,有空地,总觉心疼啊,我半推半就地答应了他。只是门锁着,找不到钥匙。我把事情拖到了以后。

下午,我把大门给擦洗了一遍,从上到下,从左到右,从里到外。不仅把多年的门纸与浆糊擦掉了,而且所有的灰尘擦掉,干干净净,整个大门焕然一新,看上去,舒服极了。大门是脸面,我在想着,明年或者后年重新油漆一遍,到那时,家里一定光彩照人,流光溢彩。人的这一生,活的就是一个美,在自己的舒服,快乐之中生活,不是吗?

蝉之意

找蝉,对人来讲,有两层意义。首先,蝉自身的意义。它的美味很诱人,大家都喜欢吃,用油煎,蘸着馍吃,香极了。其次,找蝉的乐趣,其重点不在于蝉的本身,而在于一个人循着一庄子的树,经过不停地照光、寻找、发现、探索、创新,最后才锁定心中的目标——蝉。一刹那的惊喜,一刹那的满足,一刹那的思考。蝉的意义的确非凡。

早上,我用热油煎了幼蝉,昨天晚上找到的,金灿灿的蝉虫,经过盐的浸渍,油的滋润和煎炒工序,太美了,太好吃了。放在方桌之上,老爸很喜欢,吃了几个,剩下几个,我说,你把它吃完算了。给你留着呢,我不吃了,他说。听了这句话,我心有感触,他还想着留着给儿子呢。他说,美味要分享,平摊。是啊。天下的父亲没有不疼爱自己孩子的。即使老了,仍还想着。

从这件事,我得到启发,看来照料好他,还得在饭菜上改变。第二天早上起来,我做水烙馍,用了将近一个小时,时间虽然很长,但吃起来,效果很好,薄薄的烙馍,夹上牛肉酱,他很快地吃,一下子就消灭两个,这让我很开心。照料老人,用心到了,自然不会给你吵嘴。

村之史

经过近十多天的斗争、妥协、斗争,7月18日,他开始心平气和地与我聊天了,没有了之前的发怒,甩脾气地争吵。

我与他聊天是从他说蜜枣好吃开始,买的蜜枣都是河北产的,我们这边的枣树已经没有了。然后,我就说起,早年村里许多的枣树杏树,很想吃三奶奶的大梅杏,梅杏好吃啊!提到三奶奶,就联想到我奶奶,我奶奶是当年十二被骗女子之一。

因为家乡贫穷,菏泽的盐碱地粮食产量低。奶奶和十一个女孩子一起被人贩子从山东,给骗到了河南永城刘庄村,嫁给了我爷爷。这段历史,老爸第一次讲给我听,非常震撼。了解一个家族的历史,对个人的思想与情感,对后代的子孙都有教育和感染作用。忆苦才能思甜,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。知古才能懂今,知道过去,方可以了解现在,展望未来。是啊,跟他聊,才知道这些,惭愧啊。

他给我讲了刘庄地主的故事,文革中,刘姓地主的儿子受到批斗,因为挨饿、生病、打斗、羞辱,最后死了,地主的儿媳妇被迫改嫁。令人悲伤的是,再嫁的那一家,丈夫也得病死了,据说是克死的。说到这里,的脸是笑的,不知道是苦笑,还是得意的笑。因为是贫农,他是幸运的,从那个年代活了下来了。其实,我们村的地主是勤劳发家的那种,而不是所谓的剥削人,狠心肠。我见过的,他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,只是比较爱财而已。我一直在关注讲话的神情,那种认真、沉思的样子很可爱。

交谈中,他夸我,没想到,我还会做饭,做的饭,他挺满意。实际上,我在老家单位就住校,那个时不用回家,天天烧饭吃,所以练就了做饭的本领。蒸馍、炒菜、擀面条,包括炉子生火,样样都能做,不是很好。生活逼着,现在倒派上用场了。

如今,回到杭州,坐在空调房间,回顾和老爸相处的生活,虽然我很累、很苦,但特别的知足,充实。


1
威尼斯人官网娱乐场
二维码